Sunday, November 28, 2010

運作中的希坦一至八級經文摘要

運作中的希坦一至八級(Operating Thetan I - VIII)的完全經文,可以在維基泄密(wikileaks.org)找到,但網址暫時在改建中。在此之前,詳細的摘要在菲什曼的誓章中(The Fishman Affidavit),也是法庭紀錄,是山達基首席律師確認是真正的。

菲什曼的誓章後來被法庭封鎖了,但荷蘭作家 Karin Spaink 貼在她的網址,經過多年官司,荷蘭法庭判她勝訴。美國法庭判定這些經文不算是商業秘密,但受到版權保護,所以公平引用的摘要是絕對合法的。

山達基教會警告,若不跟從正當步驟讀經文,會染肺炎而死。但這樣死的從沒有聽聞,本人可以作活生生的例證。

但山達基人偷看經文是重罪,你們是過不了測謊機的(E-meter),看過了必然斷送了你們的自由之路。事實上,偷看過了而不爆的(blow=離教),教會不會放過你這個金蛋。

這個摘要,是根據菲什曼誓章,Stacy Brooks 的透視,和 Maria Pia Gardini 誓章,加上「Mrs Smith」的翻譯,但非山達基人看到了全文也完全不知道是什麼回事,沒頭沒腦的,其他人的解說也不完整,因為有些概念很難簡短形容,山達基詞彙不可以用普通詞彙解釋,而且有些人完成了某OT級後,也不知道它是什麼,教會說通過了便通過了。

這些經文可能有多個版本,教會也有新舊之分。經文是教會最高機密,是不能離開課室的,個人的回憶不盡相同。可以帶走的資料也不能給任何人看到。所以外人不可以確認那是正確版本。菲什曼的版本是最早公開的,與後期的不甚相同,他也不是深資山達基人,只是從別人手中得到經文,但只有他的版本被山達基律師確認。

OTI

教會說第一步是要以新鮮的觀點看這個物質宇宙和其它眾生。菲什曼說有三個版本,最新的只有一個「看人」的指令,執行直到有認知(cognition)。瑪麗亞說是那真是胡扯蛋,就是你自己一個人走來走去,去「看到」一些東西。她走到咖啡店磨時光,回去說有覺新(wins)便完成了。

OTII

教會說這級解鎖整個時間軌跡(億兆年的宇宙歷史)中偏差錯亂的因素,這些因素使希坦(精神個體)失去天生的自由。

偏差錯亂是因為你的希坦在億兆年的宇宙歷史中曾經被「強制性植入」(implants)。你會拿到一張列出長長的植入表單,包括電擊植入、言語植入等等。你必須深入時間軌跡,一個個把這些植入處理掉。這是在獨自聽析中完成,聽析中你必須大聲的跟自己講話。 開始聽析時,你必須在時間軌跡上想到光點的出現,然後從那光點去找植入事件,儀表(E-meter)上的讀數確認事件的發生,然後解讀儀表上的指針動作,來來回回的以「兩分法」(或分裂 dichotomies)處理植入事件, 磨掉(run)它們。

OTIII 火之牆

教會說這一級獨自聽析藏著宇宙的秘密,你面對並剷除一直困擾著這個宇宙千萬年的人類心理障礙,一旦完成,被「時間軌跡壓倒」纏住了的你,可以解放出來。開始這級之前,要簽棄權書,大意是可能發生到你的身體或精神上的任何事件,山達基組織、其分支機構和成員,一切不負責。

瑪麗亞是科幻小說迷,早已唸過了,內容跟一本羅恩賀伯特的科幻小說很相似,差點兒拍成好萊塢電影。「銀河系大魔頭」基努(Xenu),在七億五千萬年前為了解決人口過剩問題,把大量外星人捕捉,掉入地球的火山中,用原子彈炸得魂魄四散,然後把我們看到的所為現實,花幾星期時間植入這些東西的腦子,之後這些支離破碎的破希坦(Body Thetan,簡稱 BT)便吸附在人類的肉身上面。誰人若是覺察到「現實」只是灌輸,是會觸發自動毀滅程式,只有羅恩賀伯特發明的技術,可以打破了這個程式。

聽析時,你必須跟你身上的破希坦講話,你想著不同的地方,儀表的指針讀數會告訴你破希坦是否在那兒,然後要它們離開你的身體,再找不到破希坦便通過這級。

OTIV

教會說這級處理在你整個時間軌跡上,由藥物和毒品所引起的潛在問題。

這級要處理「破希坦團塊」( Body Thetan Clusters)。你現在要處理整個時間軌跡裡的藥物,還有你身上破希坦所服的藥物,這些破希坦在你做完OTIII之後還沒走光,因為他們有嗑過藥。

OTV

教會說新OTV是第二度火之牆,對付使你不能抵達完全自由境界的最後障礙。

原來一切也是破希坦,你的思維、愛、腳趾、鞋、月亮。這些破希坦跟團塊是沉睡型的,你必須把它們喚醒,然後賦予它們身分地位,這樣它們就會走開了。

OTV是這樣做的,聽析員的指令:「觀看你的身體(不是用肉眼),找出破團塊。」當聽析員在電儀表上讀到指數時他又問:「在哪裡?」你回答:「在膝蓋上。」然後,你必須用心電感應式的交流與那隻破希坦溝通,無聲問它說:「你是什麼東西?」破希坦可能回答你說:「香蕉。」於是你告訴聽析員「香蕉」。

有時候答案可能是「一張紙」之類的其他答案,反正你想到什麼就說什麼。聽析員得到答案後又說:「好,告訴它『你就是香蕉。』」也就是說,香蕉就是它的身分。於是你告訴破希坦它是一根香蕉,在這時它應該就會走開了,或是它想繼續留在那裡。 如果它在你問「你是什麼東西?」時沒有離開的話,你就問「你是誰?」然後你向破希坦收集了一大串名字:那破倫,凱薩大帝,約翰屈伏塔……你一一告訴聽析員,他告訴你哪個名字有讀數,那就是破希坦的身分,得到示意後的破希坦就會離開,打走所有破希坦便完成OTV。


OTVI

教會說這級是下一級獨自聽析的訓練,因為非常之強勁,所以自成一級。

這一級又是破希坦跟破團塊!而且跟OTV的指令一樣,就是那兩項「你是什麼」還有「你是誰」,但是自己親自來做聽析的。

OTVII

教會說這級需要長時間,在家中每日獨自聽析。

這個等級的正果(the end phenomenon) 是: 各式各樣的破希坦都不存在,沒有昏睡型的、沒有嗑藥的……什麼都沒有,其中一項是壓抑類型的破希坦(suppressive BTs) 。

打走破希坦的方法跟OTV和VI是一樣的,不相同的只是一手握雙鑵,破希坦走了儀表指針會浮的。你身體上的破希坦若是全走了,你的身體在你看來是半透明的。

有時候,你會遇到破希坦從你身上飄到大門旁邊,你必須想像出一把剪刀,剪掉他與你身體之間的連線。有時候,你會有層層重疊的破希坦,所以呢,你必須想像出一雙手來把他們揮掉。

這時你知道,整個宇宙也是破希坦,山達基目的是使整個宇宙消失,一個人怎樣努力也打不走所有破希坦,所以要地球所有人幫忙。因此阻礙山達基 的人必然要用任何手段消除,因為整個宇宙受到威脅,全地球,所有人億萬年的命運,決定於你現時在這兒做什麼。因此為甚麼羅恩賀伯特建立了監護人辦事處,把所有政府及敵對的社會轉為完全遵守山達基的規則。

很多人獨自在房間內打破希坦,每日數小時,有十五年之久。這些人被剝奪了所有自己的感覺, 他們已經失去了責任感—事實上,失去所有與自己情緒的接觸,自己的想法,連自己的希望和願望。它們已成為沉溺於不負責任,生活於幻想世界的人。他們真正相 信一個怪誕的未來,其最終目標是山達基世界,這個世界上,每個不同意山達基的人將會靜靜地、沒有悲傷地被除去。


OTVIII 真相大白

教會說這級獨自聽析,對付時間軌跡上失憶的主要原因,並讓你一見你自己的存在真相。

OTVIII有數個版本,菲什曼的被稱為「耶穌愛好男孩和男生」版,山達基律師初時指出這文件是侵權,即是真正的,但後來改口說這是假的。

其它的版本與瑪麗亞口述的類似,裡面指出:「你編做了(mocked up)你自己的反應式心靈,你編做了你自己的破希坦,你編做了你自己的前生。」裡面包括羅恩賀伯特的斷言(affirmation):「現在知道過去的我不是我,有興趣找尋真的我是誰。」

基本上,OTVIII 是要你照著 「人類歷史 」(History of Man)這本書裡的題目做聽析,一直從進化軌跡回到蛤蜊(clams)時代,因為人類是由蛤蜊進化成的。你必須要在時間軌跡裡一路做,回到蛤蜊時代為止,斷定過失行為(overt),然後找出破希坦。

你要用心電感應方式與破希坦溝通,找出它的過失、寫下來、然後用電儀表問破希坦:「這是你做的嗎?」「這是我做的嗎?」如果有讀到指數,你就示意那是誰的過失,使指針浮動,就這樣繼續做……結果你會幫時間軌跡裡的所有破希坦們清掉所有的過失。這就是所謂的真相大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