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0, 2011

藏在山達基衣櫃的骨架也出來了

大衛·梅奧(David Mayo)突然出現在一個前山達基人網站論壇,仍然使用十多年前電郵地址這個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現在已是晦澀,但前山達人仍認識它的主人。單是這點已是神奇。

大衛·梅奧曾經是羅恩·賀伯特的聽析員,賀伯特起死回生歸功於他。然後他們一起發展新版本的“運作中的希坦”(NOTS,最高級的秘密經文),有說NOTS完全是大衛寫的。賀伯特死前指定他負責山達基技術25年,直到賀伯特回來這行星(每一個機構也有一個賀伯特辦公室等著他)。

大衛·密斯凱維吉搶得主席位後,宣告梅奧是制者(Suppressive Person),引發巨大爭議,因為賀伯特生前從沒有發現他的行為。

梅奧成立“高級能力中心”(Advanced Ability Center),是最早的獨立山達基運動。教會和梅奧打了多年官司梅奧終於收了三百萬美元和解,但他說,他的嘴唇被抹了強力膠水,然後他就消失了現在他仍然不能說多了。


馬克·拉思(獨立山達基教會主管)近日說梅奧是松鼠(Squirrel,偷改山達基技術的人),引發爭議,梅奧也出來看熱鬧。


大衛·密斯凱維吉最近有點絕望,派遣松鼠小隊到馬克·拉思的家門口笑。


傑西·普林斯(Jesse Prince)最近也出來針對馬克·拉思,說他應該他為教會所做的骯髒秘密。普林斯也是賀伯特挑選出來的最佳聽析員。密斯凱維吉曾經命令幾個人找住他,但被他的空手道打得飛起來。普林斯取了滿載子彈返回去,沒有人敢阻止他,他把指著密斯凱維吉的鼻子上拉思和密斯凱維吉沒有否認,前者還很客氣。

互聯網早期,銀行家鮑勃·明頓找普林斯來協助抵抗山達基,是繼梅奧後最大的達敵人,創辦麗莎·麥克弗森信託組織。明頓退出,麗莎·麥克弗森信託解散後,普林斯也跟隨它的骨架消失在衣櫃裡。


大家說馬克·拉思不是一個好技術技的人,他爬到第二位,因為他接受的培訓是黑戴尼提,或反向戴尼提簡單地說,他知道如何把“印痕”植入你的心靈,來傷害敵人。運坦(OT)也知道,什麼也是植入的,把戴尼提反向使用便行,前山達基人普遍接受它的存在。

戴尼提是有效與否並不是問題核心,安慰劑也可以治癒人如果你去見一個心理醫生,你的家人留意你,醫生是合格的,有沒有白白收費催眠可以行善,也可以作惡,需要家人或朋友監督。而山達基要求你完全服從教會,有需要時家人和朋友也可以斷絕。從來沒有任何宗教可以保證教內沒有壞人,從來沒有任何政治制度保證沒有歪的領導人。

有的出來找錢,有的出來找公道,山達基是否可以改革?對我沒大關係的,在學校教快樂之道,是誰的作品要批評?

大衛·梅奧

羅恩·賀伯特最後死在加州,之前也有病危,教會決定不叫救護車,而找大衛·梅奧用飛機趕來聽析之類,賀伯特那一次死不成,如果你信教會和官方版本。


根據最近的調查和很多年前的報告一樣教會偽造有關賀伯特紀錄的文件他所有的也是小毛病戴尼提是一個謊言。


格里·阿姆斯特朗(Jerry Armstrong)也是著名批評家,他本來是賀伯特任命的官方傳記筆者,從他收集的真實資料,他最清楚賀伯特一生,因此他離開了教會,不再相信山達基了。教會試圖封他的嘴,但他輸了訴訟也不願意閉嘴,所以他失去了一切。他並不那麼神秘,因為他從來沒有停止批評山達基,自2008年也參加了很多與無名氏的抗議活動。

1 comment:

  1. 話不能亂說,請拿出你的證據吧!!

    ReplyDelete